PLAYER ONE

不知道他们知不知道

[Seriker/Criska]长夏终有尽时 1

兼职家教大学生卡西 / 高中生后辈水

神学生卡卡 / 高中生罗

Warning: ①互攻无差 ②卡西和水的年龄差被魔改到三岁 ③本文的卡有点worship ④各种个人片面观点+逻辑缺失+文笔离家出走

详 情 点 击 下 方 链 接

Seriker Side Part.1

(俺的第一次嗷三使用尝试......本part没有卡配罗提及所以没有tag)

如果有人在看的话,我声明解释一下:

因为某些原因,王子鱼那篇删了。其实一直不太好意思挂王子鱼tag,因为是亲友点稿+供梗,我自己是不吃的。现在亲友很崩溃……我也很难受,删是肯定要删,有缘再见。

因为另一些原因,舍卡哨向那篇删了,并且不会再写。写那篇其实是因为喜欢当时和我对戏的小朋友……于是导致每次看到那篇都心里一震。我过于优柔寡断,只能删掉这篇文,权当放弃她,把心思收拢回来学习做个成年人。

我知道我很透明啦,所以才在自己lof账号上老发一些碎碎念,但是,就,不想让有些东西消失得悄无声息)


录屏剪一下搞了个动图。
p1-p3庆祝动作
p4-p6进球回放
果然不想学习的时候人的生产力是爆棚的……。

水ins配图BGM:Show Me Love
我:………

看的时候还在想宽宽真的好会用脚传情,爱情骗子这次没锅背,结果,不愧是你拉莫斯👍
第二张是对着电脑屏幕拍的(脑子一抽没想到截屏) 真香

[足同][你x男神]非巧合艳遇

写来爽的,第二人称,对象因扎吉。 


·据度娘,九爷身高一八一


·“你”是一个身高一八五的成年男性大学生


  


  “……没问题的。……不会影响……我知道……”


  你在舞池的人群中找到因扎吉时,他正有些语无伦次地大声回应着电话另一端的问话,时不时引来周围人的注目。而那些注目,往往一接触到他就变成了惊艳甚至迷恋——这就是Super Pippo的魅力啊。你叹气,说着“借过,借过”,拨开人群向他走去。


  男人可能是结束了当日的训练就来到酒吧了,头发还有些乱糟糟的,再加上在你来之前已经喝下肚的那一点点酒精饮料作祟,他现在呈现在你面前的,是你从来没有见过的狼狈样子。


  而你一边靠近他,一边在心里祈求他这副样子能持续得久一些,再久一些。从最初他因为巧合找上你,到现在你们保持着稳定的性爱关系,你在他眼中除了炮友之外从未有过别的意义。但你已经爱上他了,你想要更多地了解他——你甚至因为他爱上了足球,而他从不赞同你去看他的比赛。“这会让我觉得我们是在约会。”他是这么说的,眼神真挚得让你无言。


  是时候解决这份多余的情感了,你决定就是今天。


  你尽可能悄无声息地从他背后接近,伸手环住他的腰,借着那几厘米的身高优势把下巴靠在了他的脖颈处。


  也许你的呼吸弄得因扎吉有些痒,他微微偏过头扫了你一眼,然后干脆身体向后靠在了你的身上,继续和手机另一边的人对话。你拉近距离,隔着布料将这具躯体搂入怀中,右手在他的腰侧摩挲。“注意分寸。”他拿远了手机低声对你说,附赠一个相当凌厉的眼神。


  虽然在做爱中这男人往往更乐意居身于下位,但在这段关系中他一直拥有绝对的主动权。于是你对他做个“知道了”的口型,低下头蹭蹭他的头发,一副诚心认错的大型犬模样。

  

  在你心里,电话已经持续了一个世纪。明明在喧闹的人群中,在暧昧的灯光里,怀里抱着喜欢的人的那具熟悉的身体,却只能看不能动。隔着对方身上衣物所传来的温度远远不够,你伸出舌头,缓缓舔舐起近在眼前的那段脆弱脖颈。


  “唔。”因扎吉的身体绷紧了一瞬,随即加快语速飞快地结束了通话。


  舞池中有好奇的人仍看向这边,不放过任何一点热闹。在他们的眼里,你打扰通话的行为和过于亲昵的动作已经称得上放肆了,毕竟那是因扎吉;他们觉得虽然不知道你是谁,但肯定会被制止甚至训斥。


  男人只是向你靠得更近了,偏过头,完美的曲线没入你身侧的阴影里。他在你的脸颊上落下一个亲吻,然后伸出手摸了摸你头顶的发旋,压低了声音说道:


  “乖孩子可以得到奖励,但我不喜欢被人当成热闹看。去包间。”


  因扎吉太了解你了。


  他知道,你从舔上去的那一刻起,就在一直压抑着噬咬的欲望。


[DBH]仿生人会参加线下相亲吗

Warning:沙雕脑洞,胡是ooc,劝您别看⭕️

CP:Hank/Connor斜线无意义,AK45(Alice x Kara,名字自己起的),有赛马提及(Simon x Markus)

送给老铁 @米大leamysa

(虽然还没写完)


  1

  2038年,仿生人领袖马库斯成功领导了仿生人革命,在精神上解放了仿生人后结束了人类对仿生人的物质束缚。此后随之而来的各种新问题,诸如教育、军事、人口、科技等,虽然让耶利哥几乎不存在的智囊团焦头烂额,却也都在实践中被逐渐解决了。

  其中最主要,也是最先被解决的就是工作问题。

  很多仿生人在革命之后都陷入了沉思:我接下来该做什么?

  大部分仿生人带着全新的劳动合同回归岗位,比如康纳;有些像诺丝那样加入了仿生人自己的军队;有些像卡拉,去了耶利哥和人类政府共同建设的福利院;还有些像赛门一样留在耶利哥,端起了公务员的铁饭碗。

  事实上,仿生人端的几乎都可以算是铁饭碗。

  而在生活稳定后,仿生人的精神文化世界里逐渐出现了一个新的名词:自由恋爱。

  Androids don't need love, but deviants do.

  Androids don't have relationships, but deviants do.

  有感情就会有爱,有恋爱就会有约会,有相亲。事情就逐渐变得有趣了起来。

  

  2

  康纳直到在和汉克一块去酒吧时被人握手硬塞了联系方式才意识到,“自由恋爱”这东西给他的生活带来了多大影响。他慌张了一瞬间,然后就低下头继续喝杯中的蓝血。

  汉克看着康纳表情冷静地黄圈,又恢复蓝圈,竟然憋不住有点想笑。他呛了一下,喝尽最后一口酒,在康纳开口关心之前举起空杯子示意道:“去,像第一次见面那样给我再买一杯。”

  “Got it, Lieutenant. 你今天还能再喝两杯。”

  望着康纳走向吧台的背影,汉克陷入了沉思。他一直不懂为什么仿生人解放了康纳还要保留着头上的LED灯和那身RK800的制服,这让他在DPD里经常格格不入,帅得突出。

  尤其是那个LED灯。

  康纳知不知道他面无表情狂闪红圈黄圈的样子真的很像一只坐得端庄但尾巴狂摇的狗??

  不过刚才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一个路过的仿生人握了一下康纳的胳膊,然后康纳就吓,呃,应该是吓到黄圈了吧。

  很奇怪。汉克摸着下巴上的胡子想。

  于是当康纳放下端来的一杯威士忌并入座后,汉克向前倾身,握住了康纳的胳膊。

  “Hank? ”康纳有点疑惑,但也没有挣脱。

  “咦。”这不是没事吗,汉克嘀咕一声,“你刚才怎么了?就那个仿生人,摸了下你的胳膊然后你的灯亮了。我以为你胳膊怕痒还是什么的,看来不是。”

  康纳回忆了一瞬,有些犹豫地开口:“她给我传递了一些信息。”

  “……新案子?”汉克去拿酒杯的手顿住了。

  “不是。你应该知道仿生人最近平权的主题是‘自由恋爱’吧?”康纳把酒杯往汉克那边推了推,继续说道,“她给了我她的联系方式。”

  汉克没有拿酒了。“喔。那你怎么看?想联系她吗?”

  “我……”康纳观察着汉克的表情。他已经无法把汉克当成一个任务对象,所以此刻他的面板上没有显示任何概率,他只能用“人类的方式”去猜测,去揣度。

  他觉得汉克好像是有些紧张的,但当他想起盖文在茶水间和他说的话,又忍不住想尝试。

  盖文当时是这么说的:“恋爱,听起来多么像人啊。如果你去约会,去相亲,Lt. Anderson一定会为你高兴的。”

  虽然盖文警探的表情让康纳觉得这话肯定不只有表面的意思,康纳还是把它判定为“一个善意的建议”。

  汉克会喜欢我更像人的。

  所以康纳开口了,他说:“我想试一试。你会不高兴吗,Hank?”

  “不会。”

  不知道,没理由,别问我。汉克•安德森最终还是拿起了那杯威士忌,有些闷闷不乐地喝了起来——虽然,他自己也不知道这感情是为什么。

我的头像来源以及授权以及我用的是手机自带滤镜的调色版本
……天呐我话好多,是时候开个子博了

翻网盘翻到了高二信息技术课xjbP的图……
传一哈x
就是把电视剧的脸和动画or漫画的结合了一下,没什么技术含量,但是我记得当时一节课爽完之后我非常高兴ε-(´∀`; )

……。
认真的吗,我以为我很暴躁来着……
从鬼才型到温善型,这一年里发生了什么?

备考期间难得打开lof瞅瞅,就看到“关注”界面上出现了对家相关,定睛一看,是曾经和我一个坑里的太太or同好推荐过来的。

心里的感觉应该可以说是失落,不甘,和憋屈之类的五味杂陈(如果是真的天雷对家我甚至会不适),结果就是我在点进对方主页下拉后果断取关。

我甚至没有一点心理负担。

我觉得这样好像不太对,于是开始反思。


不是人与人的联系都变得这么脆弱,要靠唯一的共同标签来维持,这是特例。靠共同标签扩大朋友圈当然没有问题,有问题的是我对于一部分人只看了标签,而根本没去了解他们是怎样的人,甚至潜意识里赋予了自己评判和控制的权力,于是标签被打破时才会这样无所适从。

我将双方的关系强行变作单方,将片面的想法强行变成普适的真理,我自己的潜意识欺骗了我自己,让我以印象中更低的身份,做着高傲与自私的行为。最后,我对它们的不认知和不作为导致了我单方的结局可悲。


这个理论套用到我和我朋友们上也适用。明明吃的也不一样,明明也是对家,明明也是天雷,完全不会不适。因为交往的是那个人而不是那个天雷,因为我已经不用再用标签来评价他们。


所以说,做人真难,做个不随意贴标签的人更难。

(尤其在当我起点就是个烂人的时候)


(哭了,起码我心里流泪了,晚安)

(也许零点后该说早安吧)